科学家们并不认为阻塞效应不对
发布时间:2018-10-23 11:30

  

  心理学家伊万·巴甫洛夫训练狗将食物与蜂鸣器相关联,其声音信号会让狗分泌唾液。数十年后,研究人员发现,这种方法似乎会限制那些让狗把其他的刺激物与食物相关联的训练。如果训练狗适应蜂鸣器的声音,让它们听到该声音后对食物产生渴望,那么当它们听到蜂鸣器声音且同时有光照时,依然会分泌唾液;但是如果仅有光照,却不能诱导它们分泌唾液。

  心理学上的“阻塞效应”众所周知,但新研究表明这个概念可能没那么简单。比利时心理学家在15项独立研究中均未能重复这一效应,他们在近日发表于《实验心理学期刊》的报告中说。“在很长的时间里,你会想,‘可能是我做错了什么,或者把实验搞砸了’。”该研究首席作者、鲁汶天主教大学心理学家Tom Beckers说。但他的学生、该文章共同作者Elisa Maes也未能重复该效应,其他实验室团队的重复实验也以失败告终,Becker意识到“不可能我们都错了”。

  科学家们并不认为阻塞效应不对,或者此前的观察是错误的。相反,Beckers认为,心理学家可能对其发挥作用的精确条件并不清楚。阻塞效应支持的观点是,惊喜或意料之外的经历会推动学习。一只狗会将一开始听到的新奇声音和食物传递联系起来,并能巩固“声音等于食物”的概念。然而,一旦这种联系建立之后,任何试图将其与另一种刺激和食物传递相关联的做法似乎都是累赘,结果都会失败。大脑多巴胺系统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:意想不到的奖励比意料之内的奖励会让多巴胺水平(暗示愉悦感的一种化学物质)上升得更高。

  但最新的研究表明,习得过程可能比科学家认为的更加复杂。这项研究是在广泛地验证社科研究成果可靠性的一部分,它们让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现在已经出现了“重现危机”,因为很多看似坚固的研究结果不能得到再现。例如,去年由美国弗吉尼亚州开放科学中心社会心理学家Brian Nosek带领的一项研究对98篇已发表的心理学论文进行了验证,但其中61%的文章未能被重复。(冯维维)